妳不必是天才,也可以掌握自己的人生反敗為勝——《后翼棄兵》觀後感 | 感情 | 夏雪翼



Netflix《后翼棄兵》(英語:The Queen's Gambit)是一部美國劇情類電視迷你劇,改編自美國小說家沃爾特.特維斯於1983年出版的同名小說。

《后翼棄兵》之所以上架前沒有受到太大重視,主要因為劇名實在太難懂、太不好記了!其實「后翼棄兵」這四個字指的就是西洋棋比賽中一種開局走法的特別名詞,不過就算你不懂西洋棋規則也不用怕看不懂,劇情主要仍是放在主角貝絲.哈蒙一路發跡的人生故事上,看她交手的對象、如何從中學習、成長才是整齣劇最精采的部分。

故事要從女主角的童年開始說起,戲開始於母親因為車禍過世而成為孤女,九歲的貝絲.哈蒙,她被送到在「梅休因之家」孤兒院,遇到比她大幾歲同為孤女、活潑友善的喬琳,和孤兒院的校工薛波先生。而薛波先生同時是貝絲西洋棋的啟蒙老師,並看出貝絲在西洋棋上面驚人的天分。「梅休因之家」和50年代其他的育幼院類似,每天會發鎮靜劑給院童服用,貝絲也漸漸的對鎮靜劑上癮。幾年後,來自肯塔基州列克星敦的惠特利夫婦收養了貝絲.哈蒙。貝絲進入了新的家庭,在沒有西洋棋比賽經驗下,參加了西洋棋的比賽,多次獲勝,開始受到注意,也和一些參與比賽的棋手成為朋友,例如以前的肯塔基州冠軍哈利、天才棋手班尼以及初戀男友湯斯,但輸給蘇俄的西洋棋冠軍。貝絲繼續參與比賽,並且依靠比賽的獎金過活,但對酒以及藥的依賴卻越來越深,其生活開始失控。最後貝絲·哈蒙終於在一場重要比賽中,她用她的西洋棋啟蒙牌局后翼棄兵來開局,最終打敗了蘇俄的西洋棋世界冠軍,同時也找到了自己的人生方向。

《后翼棄兵》開局懸疑緊湊,整個故事節奏明快、一直到結局更是感動人心。但整部戲最好看的還是女主角的演技。在驚悚科幻電影《分裂》(Split)和《異裂》(Glass)中飾演「凱西」的安雅泰勒喬伊(Anya Taylor-Joy),一出道就因為這雙靈動的大眼睛讓影迷牢牢記住。2020年,她在漫威大作《變種人》中詮釋「秘客」伊利安娜,以精靈般的顏值和性感身材獲封新一代宅男女神。安雅泰勒喬伊在劇中演出女主角由少女成長為女人的過程,真的太美、太迷人了!最致命的是她雖然擁有精緻純潔的臉孔,身材卻性感得令人忍不住分心。安雅泰勒喬伊與生俱來的獨特氣質,能駕馭少女時期的孤僻古怪,也能瞬間化身在男人堆中知性又神秘的女人。《后翼棄兵》整部劇1950~60年代復古奢華的時尚風格,也在安雅的詮釋下有著別樣魅力。

但是《后翼棄兵》劇中的每一場比賽,其實都曾真實發生過。從貝絲成為肯塔基州的冠軍之後,導演和編劇研究了自1970年代至今近百場國際西洋棋賽,精挑細選出最反轉、最刺激的棋局成為《后翼棄兵》故事的一部分。除此之外,《后翼棄兵》更請來90年代的西洋棋冠軍 Garry Kasparov 親自指導演員們,而大部分被安雅泰勒喬伊「擊敗」的男人們,也都是如今歐美西洋棋界的好手,增添了這部影集的真實性。另外《后翼棄兵》「The Queen's Gambit」劇名本身,也是西洋棋的一種封閉性開局方式,而小說名「后翼棄兵」也同時為女主角從孤兒到棋后的故事,做了最完美的註解。

《后翼棄兵》同時也可以被看作是女性成長史的一部戲,尤其是1950~60年代那樣還是男性霸權為主的年代,女孩子要在男人為主的行業中爭取出一片天更是難上加難。在戲開頭孤兒院的校工薛波先生的一句話「小女生不會玩西洋棋」,就註定了女主角要在西洋棋這條路上出人頭地是非常的難。然而安雅泰勒喬伊的角色,從來都不是弱者。貝絲除了西洋棋的天賦之外,她總能以一股衝勁和執著,打動身邊所有曾經看不起她的男人們:從願意借她5塊錢去比賽的薛波先生,和不斷被她打敗卻有著共同理想的兩位男主角。不僅如此,《后翼棄兵》中也有許多「女權金句」值得女孩們深思。

她記得小時候親生母親說過的那句話:「男人總想要教育妳什麼,但這不代表他們比妳聰明。」而當她被採訪她的記者暗示「因為長得太美艷所以無法成為真正的棋手」時,她毫不猶豫反嗆:「我覺得沒了『喉結』這個重擔,玩西洋棋簡單多了呢!」此外,她從小就明白要無視男孩們的挑釁,只需在他們最自傲的戰場上狠狠打敗他們就好;《后翼棄兵》在某種層面上,給予了女孩最美好的正能量。從小失去雙親的貝絲,儘管養母只是因為老公漠視想找個女兒陪伴,甚至為了賺錢帶著貝絲出國參加比賽。但兩人給了彼此最大的成長空間、最真摯深刻的情感,在成長這條路上她們也不曾得到過男人的憐憫,儘管學會獨立堅強的結局不一定是美好的,卻是女人「不後悔」的人生習題與解答。

《后翼棄兵》中,貝絲和養母互相扶持、飛往世界各地參加棋賽、累積財富,她們獨立而自給自足。然而不論是從養母自己、貝絲學校裡的同學、或是幼時孤兒院的玩伴,都可以窺見同時代下其他女性的生活縮影——不是嫁給高中同學,在家中相夫教子,沒有收入也沒有話語權,當個購物車裡偷藏酒瓶的超完美嬌妻;就是靠著富裕的白人男性包養,吃穿用度皆靠男人供給,自己的夢想只能深埋心底。

當貝絲開始進入西洋棋界,就發現從學校到社會,棋賽中的男女比例都嚴重失衡,彷彿有智慧的地方,就沒有女性。因此貝絲不僅是天才與努力的象徵,更重要的也是她對性別枷鎖的掙脫。貝絲.哈蒙的故事告訴我們:當銀行裡有足夠分量的存款,我們再來談愛情。從職業生涯、愛情以及人生的大小事,《后翼棄兵》透過其他女人的襯托,帶出女主角的與眾不同,不同之處在於,她是全片中當中唯一「有選擇權」的女人,她可以買下養父的房子、她可以決定要不要跟男人在一起、她也可以決定她要不要服膺於強大權勢的壓力。當然,她沒有屈服。貝絲有幾段來來去去的感情,不過觀眾漸漸會發現,感情戲的比重在劇中拿捏得相當微妙,放在世界冠軍的頭銜之前,彷彿可有可無。一方面這是貝絲從生母身上學到的,女人也可以堅強獨立、絕不仰賴別人的骨氣;二來,是她從不真的需要哪一個男人的力量來維持生計,更不用說是成就自己。

《后翼棄兵》用短短七集的集數,講述了一位天才少女十多年間的變化。這其中,服裝、髮型、妝容都為角色的不同階段帶來清楚分明的定位,在女主角的精湛演技之餘,也為全劇增添不少亮點。本劇造型由曾負責《竊聽風暴》、《神鬼獵殺2》和《無主之作》的戲服設計師Gabriele Binder打造,將二戰過後迪奧先生帶起的束腰、澎裙「New Look」風潮,和賈桂琳甘迺迪的圓領、雙排扣優雅穿搭展露無遺,彷若就是一部戰後迷你時尚史,精彩程度不言而喻。

說起來《后翼棄兵》其實不只是一部女性成長作品,因為貝絲這位女主角所經歷的人生,正是每個人年少時的徬徨和懵懂。童年時親生父母給她的創傷,讓她的不安全感和心理缺陷日漸嚴重,貝絲為了贏得比賽不斷偷吃鎮定劑,甚至抽菸酗酒麻痺自己,才能激發腦中的棋盤以贏得一場又一場的比賽。其實《后翼棄兵》最令人動容的,不是當貝絲終於打敗最大敵手——蘇俄棋手博戈夫的那一刻,而是在她人生中的重要時刻,所有曾經遇見、所有關心她的好友們,都在用自己的方式守護她;最後當貝絲被友情環繞而安全感充足時,她丟掉十幾年來賴以維生的藥物,而且滴酒不沾,照樣打敗重要的對手。因為她才明白,她從來都不需要依賴藥物,畢竟她有最聰明的頭腦,還有在她跌入谷底時,願意傾盡全力拉住她的人們。

所以妳不必是天才,也可以像貝絲.哈蒙一樣以自身的力量成長,以自己的能力掌握自己的人生,最後反敗為勝,打敗心理的心魔,成為擁有強大力量、安全感充足的女人。只要妳願意打開心防去接受身邊親友對妳的關愛,愛情什麼的,其實沒那麼重要。

註、部分內容參考網路文章。
註、圖片取材自網路。


我要留言